陈年往事

日期:2020-04-30 10:58:19 作者:汤华 【 字体:

叫了52年的妈妈今年整整80岁了,曾经那个1米64、头发微卷、皮肤白皙的美女,那个骂起人来“振振有词”,走起路来“健步如飞”,做起事来“雷厉风行”的妈妈,已经渐渐老去。望着她那驼背的身影,我的眼眶总是湿湿的,不由得想那些陈年往事。

文化大革命时期,“冒着枪林弹雨”的妈妈在医院生下了我,2个年龄尚小的哥哥和爸爸一道,推着产车上的妈妈和我,飞快的离开了医院。终于生了一个女儿,妈妈的心无时无刻不挂在我身上。出去玩耍时,会叮嘱哥哥们带好我,稍有闪失,就会被妈妈骂的“狗血喷头”。即便是物资匮乏的年代,“尼子”大衣、泡泡糖等“奢侈”品,我也穿过和吃过。而对比哥哥们的调皮,更显出我的乖巧。对于妈妈的偏爱,我一直“心安理得”的接受。

妈妈的“手艺”很多,我们兄妹从小到大的衣服都是出自妈妈的裁剪手艺。年轻力壮时,妈妈超级喜欢腌泡菜,做豆腐乳和豆豉。防盗窗的钢丝上挂满了整齐划一的萝卜或者青菜叶,家里各种坛子存放着腌制品,摆放在卫生间和厨房等地,邻居和好友曾品尝过她的“手艺”,都赞不绝口。上了一定年纪后,她又喜欢上刺绣和打小孩的袜子。家里只要有空的墙面,她就会把作品装订上去,走廊、客厅和餐厅都成为展览地。只要有客人来,她就会耐心介绍作品,发出会心的笑声。认识的人家生小孩,她会打2双小袜子送去,略表心意。现在的妈妈,在卧室的窗前一坐就是一整天,一边刺绣,一边看着电视,耳边却聆听着窗外的动静。车门一响,她就会探出头去,看看是不是儿女们回家来看望她了,是不是思念的孙子们回来了。

在水电行业干了一辈子的妈妈,从狮子滩电站到葛洲坝电站,再到潘家口水库的建设,马不停蹄,辗转南北,即将退休的那几年才落脚天生桥水电站。她回忆起以前的工作,津津乐道她的电工技术,“炫耀”如何将细如发丝的铜线,绕成与机器比美的线圈,如果有毛线或者针线缠绕,妈妈轻而易举一会就能解开。妈妈非常满意现在的生活,经常念叨我们,吃饱都不错了,不要想那么多,一定要知足。我们家里剩饭剩菜从不会倒掉,塑料袋已经存满很多柜子,洗碗毛巾和洗脸巾一定要烂了才可以扔掉等等。在我们看来是多么的不值得,多么的可笑。但妈妈始终认为,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靠一点一滴节约出来的。这就是妈妈的坚持,这就是他们那代人的执念,这也是那代人对待生活的态度。


 

(汤华 天一电厂)

(责任编辑 张瑞 审核 俞岚)

相关内容:

http://seo.vxiaotou.com